慕尼黑奥格斯堡机场
今日報刊
政務微群
今日報刊 欽州日報
  • 手機APP:
    欽州此刻
  • 微信公眾號:
    欽州發布
  • 新浪微博:
    欽州發布

踏春騎行八寨原鄉

微電影《尋夢》

靈城之歌:靈之城

尋找黃嬋

村佬二種屋

美麗欽州 宜居鄉村宣傳短片

專題專欄
更多

2019蠔情美食節

欽北旅游指南:飛天戲水 自在欽北

2019格力-環廣西公路自行車世界巡回賽欽州賽段

欽州市“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書香欽州 > 正文

故鄉的廊橋

時間:2019-06-10 10:33:31   來源:欽州日報      作者:何石 謝海斌   編輯:顏興

何石 謝海斌

己亥四月末,從長坪那地方,發了一次山洪,百年不遇將故鄉沿途幾十里的莊稼席卷干凈。故鄉那座有著一百六十多年歷史的老橋,卻是紋絲不動,毫發無損。這不得不讓我驚詫和意外。

這座廊橋,我太熟悉了。

記得上世紀70年代末,我隨父親在新寧八中讀初中。父親租住的一間木屋正好在廊橋邊,那種木屋的窗臺是幾塊可以裝卸的板子,打開窗臺,一棵柳樹的枝條正好垂在窗邊,透過柳絲,可以看到溫煦的朝霞,可以嗅到江水氤氳的泥香,還有同齡人趕著牛羊暮歸的吆喝。

做完作業,我也會去江邊的水井打水,水井邊常有鄰里街坊們在搗衣浣紗。我就坐在一旁“偷聽”她們說家長里短。

十年后,沒想到我還會回到高橋,走進這些既親切又久違了的鄉親們中間,在老高橋的廊橋上,留下那么一份繾綣的美好回憶。高橋老街上何姓人氏很多,因為父親的緣故,大家對我也是十分友好。我從部隊退轉那年被文化局招聘為高橋鄉的文化輔導員,工資微薄。為了生存,工作之余我在新街鄉政府的門口開了家機械打字店,那時候打字可也算是體面的行當。我想招人打下手,一條老街的何姓家門都向我推薦一個叫雁的姑娘。她來后的那段日子,我就在她家搭伙食。她的家在廊橋的那頭,每天的往返中,總被一種暖融融的親情所罩護;每晚,我送她回去,她都邀我在廊橋上坐坐,給我講述廊橋的故事,講老街的傳說。至今我還記得,她關于廊橋的說法,一直是我堅信它質量過古、百多年不毀的重要依據。

當年為不影響通航,石拱橋的建設沒用橋墩。完工那天,兩邊對接的石頭合龍不了。這時,只見一個白發婆婆站在橋頭,慈眉善目地對主修師傅說了句:“找把剪刀來扳開,放一半就好了!”大家照法做了,自然大功告成。但抬頭卻不見了老者,滿街去找,終無所獲。

石拱橋修好后,就在拱橋之上修了廊橋。廊橋分兩層,第一層是左右對稱各用六根柱子架設出兩排可供人休憩的座位,中間尚有一米五的寬度可供馬匹和三輪車輛通行;第二層是在第一層基礎上的隆高層,利于采光和通氣,全是木頭加椽板蓋瓦的結構,簡單而通透,所有的柱子都做了紅漆防腐粉刷。朝北向正中間書寫紅底黃字“高橋”楷書二字,東西進出街口的兩個門柱上都有鄉黨手書的對聯。

高橋無限好,只是溫柔鄉。時值南風勁吹,我也耐不住南方的誘惑,把店子轉給了友人,連同雁姑娘也成了友人的打字員。后來,高橋除了廊橋,還修了老橋,又因開發修了新橋。但關于廊橋“高橋之‘高’”,諸如“前年正月十五丟了燈籠第二年正月還沒撈上來”之類的俚語俗話,一直就是我為外人說道的談資。

在這些引以為傲的家鄉風物中,我在感嘆,古時候修造橋梁時沒有腳手架,沒有千斤頂,幾千斤的巨大石塊全靠人工搬運,特別是最后合龍的兩塊石頭,以毫厘之差留有縫隙,那么“老婆婆”的一句“半邊剪刀”的提點,是否只是流傳于民間的一句玩笑呢?“清江一曲柳千條,二十年前舊板橋。曾與美人橋上別,恨無消息到今朝。”劉禹錫先生作《楊柳枝》時,何以與此刻的我有著如此驚人相似的心境呢?此去經年,常因來去匆匆,故鄉的廊橋,我卻是幾十年沒有走過了。也不知高橋老街的雁姑娘和井邊浣紗的大嫂,以及廊橋的風貌可否依舊? 


責任編輯:顏興

桂ICP備17008218號-1  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-4510720120001    公安備案:45070302000618

主辦:欽州市廣播電視臺    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(AVSP):桂備2018002號

地址:欽州市麗橋街18號  辦公電話:0777-2856277  831086(傳真)  2839841(虛假新聞舉報)

廣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慕尼黑奥格斯堡机场 买大小单双彩票的技巧 老时时彩宝典 pk10冠军万能6码公式 真人二人麻将 幸运11选5龙虎啥意思 扑克推牌9的玩法和规则 彩票红包 北京pk拾全天赛车计划 2018香港马会全年资枓大全 时时彩玩法 上海时时 免费时时彩一期一计划 金苹果娱乐官网注册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pk10自动投注软件安卓 亚博在国内合法吗